HOME
  ENGLISH
国际货物买卖    |    国际贸易融资    |    国际电子商务    |    海运提单    |    船舶租赁    |    国际空运陆运    |    国际贸易仲裁    |    国际贸易救济    |    经典案例    |    咨询答复
国际贸易支付    |    国际服务贸易    |    国际知识产权    |    海上保险    |    海损理赔    |    跨国投资并购    |    贸易经济犯罪    |    反倾销反补贴    |    法律文本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国际贸易法律信息网
电话:熊志坚律师,13818335608 (9:00-17:30)
电邮:scoxiong@126.com
办公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8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答复请点此
    最新推荐
    咨询答复
  • 海运提单
  • 网站信息检索:

    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诉俄罗斯远东海洋轮船公司海上货物运输代位求偿纠纷案——析提单承运人的识别
    许俊强
    【关键词】
       【案情】
        原告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下称福建中保)
        被告俄罗斯远东海洋轮船公司(Far Eastern Shipping co.,下称远东公司)。
        1998年2月4日,全球之星航运有限公司(Global Star Shipping co.,Ltd.)作为船长的代理人于韩国釜山签发NO.AK/FUZ-03024清洁指示提单,提单无抬头,根据上述提单的记载,托运人为Nippon Suisan Kaisha,Ltd.,提单项下为13010包鱼粉,每包40公斤,计520.4吨,于1998年1月13日装上承运船舶ARKADIY YAMANIN轮,装港HIGH SEA,卸港马尾,提单正面注明该提单与租船合同一起使用,提单背面首要条款约定“若有关海运国家赋予1924年8月25日在布鲁塞尔签订的关于统一提单的某些法律规定的国际公约(海牙规则)以法律效力,则提单适用海牙规则。当海牙规则在有关海运国家不具法律效力时,本提单适用运输目的地国的相应法律。如目的港国家对海运无强制性的法律规范,仍适用海牙规则。对于强制适用海牙-维斯比规则(即1924年布鲁塞尔国际公约于1968年2月23日在布鲁塞尔的修正案)的国家或者地区进行贸易时,视为该规则并入提单。但承运人对有关装货前及卸货后、货物在其他承运人掌管期间、装运甲板货或活动物的规定可以作出保留”,托运人在提单背面作空白背书。ARKADIY YAMANIN轮属被告远东公司所有,1998年2月9日,该轮抵马尾港并开始卸货,因发现2#舱货物货物遭受水湿,应收货人福建省粮油食品进出口集团公司(下称粮油公司)的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即派员登轮对NO.AK/FUZ-03024项下货物进行检验,并于3月6日作出NO.1-DQ98-5验残检验证书,其检验结果如下:单层塑料编织袋包装,部分内衬塑料薄膜袋;2#舱货物水湿明显,部分货物外包装粘有铁锈渍,经现场拆包检验,发现有的货物已霉变、结块,严重的已有发臭现象,货物卸至仓库后,经认真分拣清理,并结合市场销售情况进行估损贬值,严重结块、霉变、发臭的1783包,发票重量71320公斤,以贬值率45%计算损失重量,共损失32094公斤,轻微结块霉变的1248包,发票重量49920公斤,以贬值率30%计算损失重量,共损失14976公斤,合计损失重量47.07吨;上述货物的水湿系卸货前业已存在。为此,粮油公司发生检验费3,421元(人民币,下同)。在卸货期间,中国外轮理货总公司福州分公司(下称理货公司)进行理货,2月15日,ARKADIY YAMANIN轮大副在货物残损清单上签字,确认NO.AK/FUZ-03024提单项下货物部分发生损坏。同日,理货公司出具理货结果汇总证明,称ARKADIY YAMANIN轮在马尾港区卸货,第二舱上层舱货物部分残损,下层舱货物水湿,具体数字依商检报告确定。因舱单复印件较模糊,造成理货公司货物残损清单笔误,将NO.AK/FUZ-03024提单误写为NO.AK/FJZ-03024提单。
        1998年1月16日,福建中保承保NO.AK/FUZ-03024提单项下货物,被保险人为粮油公司,保险金额354,934美元,承保险别为一切险(根据中国人民保险公司1981年1月1日海洋货物运输条款),为此发生保险费1,064.8美元。3月17日,被保险人粮油公司向原告福建中保提出索赔申请,4月16日原告福建中保以商检报告所确认的重量损失数额按每吨680美元赔付被保险人32,007.06美元,4月20日,粮油公司签发收据及权益转让书。
        原告福建中保诉称,被告远东公司所属ARKADIY KAMANIN轮于1998年2月4日签发一份清洁指示提单,托运人为NIPPON SUISAN KAISHA LTD.,该轮为承运船舶,装港HIGH SEA,卸港中国福州马尾,货物为13030袋、520.4吨白鱼粉。货抵马尾港卸货时发现货损,经福建进出口商品检验局检验,发现2号舱货物水湿,部分外包装粘有铁锈渍,现场拆包检验发现部分货物已霉变、结块,严重的已发臭,计损失47吨。该批货物的收货人为福建省粮油食品进出口集团公司,由原告承保,保险金额354,934美元,险别为海洋货物运输一切险,1998年4月10日,原告就上述货损赔付作为收货人的被保险人32,007.6美元,并取得代位求偿权。根据商检报告,货损在卸货前已存在,而被告作为承运人签发了清洁提单,故应承担赔偿责任。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货物损失32,007.6美元,并赔偿检验费3,421元。
        被告远东公司在答辩期内未答辩,庭审时辩称,案涉提单由航次租船人签发,其非提单承运人;本案根据提单背面条款的约定应适用“海牙-维斯比规则”。
        
        【审判】
        厦门海事法院经审理还查明,依据Nippon Suisan Kaisha,Ltd.开具的NO.RU-01商业发票,案涉货物价值CFR马尾680美元每吨。
        厦门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远东公司关于本案应依照提单背面条款的约定适用海牙-维斯比规则的抗辩没有事实根据,不予支持。海牙规则及海牙-维斯比规则在我国仅为国际惯例,而不具法律规范的效力,根据提单背面条款的约定,本案应适用目的港国家的法律,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来解决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
        被告远东公司对原告福建中保提交的NO.AK/FUZ-03024提单、NO.1-DQ98-5验残检验证书、海洋货物运输保险单、进口货物残损索赔申请书、收据及权益转让书、中国银行外币转帐回单、Nippon Suisan Kaisha,Ltd.开具的商业发票、理货公司残损货物清单及理货结果汇总证明、赔款计算书等证据不持异议,且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根据《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
        托运人以外的提单持有人识别承运人的唯一依据是提单,根据提单的记载,提单由船长的代理人签发,即提单应视为船长签发,在提单未明确记载承运人时,被告作为船舶所有人应被视为承运人。被告抗辩提单由租船人签发,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提单虽记载与租船合同一并使用,但无证据表明租船合同与提单一起流转,根据《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对被告的抗辩不予支持。被告远东公司签发清洁提单,应视为其已按提单的记载收到表面状况良好的货物,该提单在承运人和收货人之间是关于提单记载的货物状况的最终证据,即货物在装船时表面状况良好;被告远东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妥善地、谨慎地装载、搬移、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所运货物,而在马尾港的商检报告表明,在卸货前已存在货损;故可认定货物在承运人掌管期间发生货损。作为承运人的被告远东公司又未举证证明免责事由的存在,故应承担相应的货损赔偿责任。原告福建中保作为保险人,在赔付被保险人(也是收货人)后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有权向被告就货损提出索赔。
        厦门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于1999年4月25日,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俄罗斯远东海洋轮船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货物损失32,007.06美元及货物检验费3,421元。
        案件受理费6,600元,由被告负担。
        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析】
        我国《海商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承运人是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与托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第二项规定,实际承运人是指接受承运人委托,措施货物运输或者部分运输的人,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此项运输的其他人。该承运人定义与《汉堡规则》相同,应该说法律对承运人的定义是明确的,但在审判实践中识别承运人并非易事,特别是托运人以外的提单持有人在识别承运人、且提单系在租约下签发时更是如此。本案福建中保代位提单持有人粮油公司提起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诉讼,其地位相当于提单持有人。《海商法》第七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承运人同收货人、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依据提单的规定确定。福建中保作为提单持有人,其识别承运人的唯一依据应是提单。
        提单关于承运人的记载一般有三处,一是提单正面右上角印制的运输公司的名称、标志;二是提单正面右下角的签字或盖章;三是提单背面的“光船租船条款”或“承运人识别条款”等。我国《海商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承运人的名称和主营业所是提单的内容之一,但该条第二款又规定,提单缺少前款规定的一项或几项内容的,不影响提单的性质,故有许多提单往往未载明承运人;另因提单管理的松懈,甲公司使用乙公司的提单屡见不鲜。上述情况使提单正面右上角印制的运输公司的名称、标志不具实际意义,根据这种记载所作出的判断提单承运人往往是错误的。提单背面的光船租船条款是指在光船租船情况以外,即定期租船和航次租船的情况下,是以租船人还是以船东为承运人,而承运人识别条款则是直接指明谁是承运人。我国《海商法》第四章规定了承运人的强制性义务,亦即承运人最低限度义务,若承认光船租船条款或承运人识别条款的效力,即允许当事人用合同约定承运人的定义,则无异于使真正的承运人逃避法定义务,故一般认为上述条款应确认为无效。所以,对承运人识别具有决定意义的是提单正面右下角的签字或盖章。
        从本案查明的情况看,全球之星航运有限公司作为船长的代理人在提单正面右下角签章,故案涉提单应视为由船长签发。根据《海商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货物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后,应托运人的要求,承运人应当签发提单。提单由载货船舶的船长签发的,视为代表承运人签发。本案提单未明确记载承运人,一般认为,在提单对承运人记载不明时,船舶所有人将被视为承运人,这也为德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所确认,故远东公司作为载货船舶的所有权人应被认定为本案提单的承运人。
        当然,有时提单正面右下角的签字或盖章也是不明确的,如仅仅写某公司作为代理人签发提单,而未写明被代理人是谁等。因此根据提单正面右下角的签字或盖章识别承运人也存在很多困难。为解决这一难题,草拟中的关于适用《海商法》的司法解释拟规定,提单签发人无法证明代签事实的,提单签发人视为承运人。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提单承运人识别的困难。
        
    【出处】
      载《2000年中国海事审判年刊》,人民交通出版社2000年10月版
    【写作年份】2000
    【学科类别】民商法->海商法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咨询答复 | 收藏本站
    沪ICP备08014929号,网站专家联系方式:熊志坚律师,13818335608 (9:00-17:30),Email:scoxiong@126.com网站建设楚华科技提供,访问记数:
    国际贸易法律信息网 版权所有 ©2007-2008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