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ENGLISH
国际货物买卖    |    国际贸易融资    |    国际电子商务    |    海运提单    |    船舶租赁    |    国际空运陆运    |    国际贸易仲裁    |    国际贸易救济    |    经典案例    |    咨询答复
国际贸易支付    |    国际服务贸易    |    国际知识产权    |    海上保险    |    海损理赔    |    跨国投资并购    |    贸易经济犯罪    |    反倾销反补贴    |    法律文本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国际贸易法律信息网
电话:熊志坚律师,13818335608 (9:00-17:30)
电邮:scoxiong@126.com
办公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8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答复请点此
    最新推荐
    咨询答复
  • 海运提单
  • 网站信息检索:

    中亚航运公司、盛友有限公司诉厦友公司、特贸公司无正本提单提货案——无正本提单提货侵犯了承运人对货物的占有权及其他的
    许俊强
    【关键词】
       【案情】
        
        原告(上诉人)中亚航运公司(SINO-ASIA-LINES S.A.)。
        
        原告(上诉人)盛友有限公司(Delmas LTD.)。
        
        被告(被上诉人)厦门厦友集装箱制造有限公司。
        
        被告(被上诉人)厦门特贸有限公司。
        
        原告中亚航运公司、盛友有限公司于1997年9月25日向厦门海事法院提起诉讼,称中亚航运公司于1997年2月4日、13日承运韩国友人公司托运的货物,其代理盛友有限公司分别签发NO.SWSC1329和NO.SWSC1344两套提单,提单项下的通知方为厦门特贸有限公司(下称特贸公司)。2月11日,NO.SWSC1329提单项下的货物由“海峰山”轮运抵厦门,2月19日,NO.SWSC1344提单项下货物由“开富”轮运抵厦门。原告基于对被告的信任以及被告将及时交回正本提单的承诺,由盛友有限公司通知厦门外运公司在被告未交回正本提单的情况下无单放货。2月19日、20日,厦门外运公司通知特贸公司提走NO.SWSC1329和NO.SWSC1344提单项下货物。上述提单项下货物的最终用户为厦门厦友集装箱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厦友公司),但被告提取货物后一直未向原告交回正本提单,迫于银行的压力,原告向银行赎回上述正本提单。原告认为,被告并未取得上述提单项下的法律权利,原告作为正本提单持有人,已取得提单项下货物的所有权,有权要求被告返还原物或折价赔偿。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NO.SWSC1329和NO.SWSC1344提单项下货物或折价赔偿63,030美元。
        
        被告厦友公司在答辩期内未答辩,庭审时辩称,案涉提单的物权效力因托运人友人公司认可被告的提货行为而终止,原告无法举证证明其合法、善意、有对价地取得提单,而以提单持有人的身份主张提单权利,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被告未支付提单项下货物的货款,可由其与友人公司按贸易合同的约定处理,即使有纠纷,也是双方之间的贸易纠纷,与原告无关。
        
        被告特贸公司在答辩期内未答辩,庭审时辩称,被告凭托运人的同意及承运人的电放通知合法取得货物,被告虽未付款,但这不能成为否定被告对货物具有合法所有权的理由,因友人公司与盛友公司还有债权债务关系尚未理清。根据国际惯例,电放后的提单已丧失作为物权凭证的效力,且原告不能举证证明提单的真实性及其已付出相应的对价,故原告不得以提单的合法持有人为由主张货物所有权。另外,特贸公司仅是厦友公司的进口代理人,也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审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6年9月16日,厦友公司作为委托进口方、特贸公司作为进口代理人,友人公司作为供方在厦门签订NO.961F888D05委托代理进口协议书,约定厦友公司委托特贸公司进口集装箱生产用的原辅料,总金额为5,000,000美元(CIF厦门),特贸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与友人公司签订合同,付款条件为承兑交单,提单签发之日起120日内付款,厦友公司应在付款到期日前2个工作日内将全额外汇转入特贸公司帐户,若厦友公司未按要求向特贸付款,特贸公司对友人公司不承担付款责任。友人公司为履行上述合同项下的交货义务,向中亚航运公司托运一个20`和一个40`集装箱,内装集装箱生产用的原辅料。1997年2月4日、13日,中亚航运公司分别签发NO.SWSC1329和NO.SWSC1344两套已装船清洁提单,两份提单上所载的托运人均为友人公司,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为特贸公司,装港韩国釜山,卸港中国厦门,运费预付,提单背面订有提单项下所有纠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由中国法院管辖的条款。NO.SWSC1329提单项下为一个20`集装箱货物,由“海峰山”轮承运,2月11日运抵厦门,NO.SWSC1344一个40`集装箱货物,由“开富”轮承运,2月19日运抵厦门,同日1128时、1605时,盛友公司传真中国船务代理公司福建厦门公司(下称厦门船代),指示将NO.SWSC1329和NO.SWSC1344提单项下的货物“在未出示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将货物放给收货人,因为全套正本提单已提交我方。”2月19日厦门船代通知特贸公司提取NO.SWSC1344提单项下的货物,同日特贸公司提取该批货物,并在提单复印件背面加盖“厦门特贸有限公司提货专用章”,2月20日,厦门船代通知特贸公司提取NO.SWSC1329提单项下货物,同日,特贸公司以同样的方式提取了货物。2月19日1708时,友人公司把盛友公司给厦门船代的上述传真转发给厦友公司。4月2日,厦友公司致函特贸公司称,在厦友公司与其承包人友人公司的承包合同理清之前,其与友人公司之间已发生的D/A付款暂停支付。4月18日厦友公司再次致函特贸公司称,其委托特贸公司从友人公司以D/A付款方式进口的的三票货物总金额68,184美元,其已凭友人公司电报放货提货,因友人公司与其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未理清,厦友公司决定对该款不予承兑,特贸公司可向银行办理退单,特贸公司至今未支付案涉货物的货款。8月9日,盛友公司传真厦门船代称,“请注意我们在未提交正本提单的情况下错误地将NO.SWSC1329、1344、1345号提单项下的货物放给厦友公司,因此,请立即要求厦友公司将货物返还贵司堆场。”但厦友公司、特贸公司至今仍未返还货物。另查明,中亚航运公司、盛友公司共同持有NO.SWSC1329和NO.SWSC1344全套正本提单,提单背面有托运人友人公司、韩国兴业银行第二营业部的空白背书。NO.SWSC1329提单项下货物价值8,394美元,NO.SWSC1344提单项下货物价值52,138美元。
        
        一审法院对本案应如何处理存在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提单是承运人据以交付货物的凭证,在承运人凭正本提单合法交付货物或以其他合法方式交付货物之前,承运人对提单项下的货物享有占有权。两被告在明知其无权提取和占有货物的情况下,继续占有货物,侵犯了原告的占有权,被告应向返还货物,以使原告恢复对货物的占有与管领。
        
        后一审法院依第二种意见作出判决。一审法院认为,提单是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凭证,承运人应凭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本案原告在提货人未提示并缴回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同意放货,其行为违反了法定义务,应承担相应的义务,被告凭原告代理人的通知提取货物并无过错。案涉货物进出口合同的付款条件为承兑交单,银行不承担绝对的付款责任,该付款方式不存在银行信用,银行对托收过程中遇到的风险概不负责,韩国兴业银行第二营业部无需在提单上背书;原告也未能举证证明银行在提单上背书的其他合法理由,原告主张其迫于银行的压力向银行赎出全套正本提单,但未充分举证其已赎单,即原告无法举证证明其合法持有NO.SWSC1329和NO.SWSC1344全套正本提单,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1997年12月25日判决:
        
        驳回原告中亚航运公司、盛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0,000元,财产保全费3,300元由原告负担。
        
        宣判后,中亚航运公司、盛友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1、一审判决称被上诉人凭代理人的通知提取货物并无过错与事实不符。上诉人之所以无单放货,是因为上诉人错误地认为其已得到全套正本提单。被上诉人明知上诉人并没有事先取得提单,在提货后既不付款赎单,又拒不返还货物,已构成恶意占有;2、一审判决认定因进口合同的付款条件是承兑交单,韩国银行无需在提单上背书,这等于认定银行的背书是不真实的,可在庭审时,被上诉人对银行的背书予以认可。在国际贸易中,银行从事贴现与押汇业务,贸易方将提单质押给银行,以取得贷款或贴现是常见的。无单放货后,银行向承运人施压,承运人与银行达成某种协议,银行进而背书以示银行让与提单权利并无异常。上诉人认为,银行的背书已证明上诉人合法取得提单。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1、一审判决无视提单是物权凭证这一国际海运惯例,强令上诉人证明提单的来源,颠倒了举证责任的归属。提单持有人具有货物的占有权和处分权,相应的,提单持有人无需证明提单的来源即可提取(占有)货物。2、一审判决保护了被上诉人的不法利益。上诉人既无正本提单,又未对外付款,其所得已属不当得利,上诉人作为提单持有人,享有占有货物的权利,该货物理应返还上诉人。特贸公司作为提货人,负有直接的返还与赔偿义务,厦友公司作为非法占有人,负有连带返还或赔偿义务。
        
        特贸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正确,上诉人无权取得提单项下的货物:1、厦友公司根据NO.961F888D05进口协议取得提单项下货物,而非恶意占有。2、货物已交厦友公司,其是根据盛友有限公司2月19日给厦门船代的传真和厦友公司的指示无正本提单提取货物。3、盛友有限公司传真无单放货的行为合法有效。特贸公司不应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1、NO.961F888D05协议约定的付款方式为承兑交单,在盛友有限公司传真厦门船代无单放货的情况下,其可不向银行承兑取单,就可凭厦门船代的通知提货。2、其不对外付款是根据厦友公司的指示行事,且厦友公司表示其愿承担因此产生的债权债务。3、根据NO.961F888D05协议的约定,在厦友公司为向其付款的情况下,其不承担付款责任。所以,特贸公司认为,本案提单已失去物权效力,传真指示放货取代了提单,从而改变了付款条件,上诉人无权取得货物,该货物的所有权属厦友公司,特贸不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
        
        二审法院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案涉提单项下货物价值60,530美元。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承运人及其代理人,错误地无单放货,收货人收货后拒绝付款而产生的纠纷,因此,案由应定为不当得利纠纷为宜。盛友公司错误通知无单放货,但在取得经友人公司和韩国兴业银行背书的提单(银行背书是真实的)后,对提单项下的货物拥有所有权。厦友公司取得提单项下的货物后,以该司与友人公司有债权债务关系未清理为由要求特贸公司停止付款是错误的。厦友公司与友人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属另一法律关系,不在本案中解决。因此,厦友公司在接收货物后停止付款,未实现相应的对价,所取得的货物属不当得利。特贸公司系厦友公司的代理人,该公司根据厦友公司的要求停止付款,正确履行代理人的职责,其行为结果应由委托人厦友公司承担。原审认定事实清楚,但以上诉人对其持有正本提单提单无法举证合法取得为由,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不当。
        
        二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于1998年月22日判决:
        
        一、撤销厦门海事法院(1997)厦海法商初字第134号民事判决;
        
        二、厦友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两上诉人返还NO.SWSC1329和NO.SWSC1344提单项下货物(或该货物的合同价款60,530美元)。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20,00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3,300元由厦友公司承担。
        
        【评析】
        
        本案主要涉及提单持有人如何证明其合法持有正本提单、无正本提单提货是否构成不当得利、无正本提单提货是否侵犯了承运人的占有权等问题。
        
        一、提单背书真实、连续则持有人合法持有提单不证自明
        
        笔者认为一审判决是错误的:一审判决错误地分配了举证责任。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来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这是程序法对举证责任分担的原则性规定。我国少数实体法条款也对举证责任的分担作出规定,如《海商法》第五十一条。上述规定均是法官在诉讼中分配举证责任的根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提单持有人应对其合法持有提单承担举证责任,这当无疑议,问题在于持有人如何证明其持有提单是合法的,对此法无明定。提单是国际贸易中的重要单据,其价值取向之一就是流通的快捷与安全。为达到这一目的,需要借助某种形式,即提单的背书来证明权利关系。只要提单的背书是真实和连续的,除非有其他权利人的反证,否则持有人合法持有提单因背书的真实性、连续性而不证自明。这是因为提单是一种不要因证券。证券以原因关系无效是否影响证券关系及行使证券权利时是否需证明取得证券的原因分为要因证券和不要因证券,提单作为有价证券,运输合同是其签发的原因,但不是提单法律关系产生的原因,故提单是一种不要因证券。 [1]使提单权利时无需证明提单提单取得的原因。
        
        关于这一点在运输实务中也是如此,当提单持有人凭正本提单向承运人提取货物时,其不需也不应当向承运人证明其是如何付款赎单或取得提单的,而只需提示并缴回背书真实、连续的正本提单即可换取小提单提取货物。从本案查明的情况来看,原告所持提单有托运人友人公司及韩国兴业银行第二营业部的空白背书,提单的背书真实、连续,且无其他权利人提出相反的证据,因此原告合法持有提单不证自明,原告对其合法持有提单不应再承担举证责任。而一审判决却认为韩国银行无需在提单上背书,原告尚需举证证明银行在提单上背书的原因及其如何赎单,错误地分配了举证责任,导致原告承担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即败诉的诉讼结果。所以,两被告在一审中关于原告不能举证证明合法持有提单的抗辩没有根据,原告的关于一审判决举证责任颠倒的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
        
        关于举证责任,另有一点需补充说明。被告在一审答辩时还提出原告应举证证明其取得提单已支付相应对价。我国《海商法》第七十八条规定,承运人同收货人、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依据提单的规定确定。但对何谓提单持有人、持有人是否应支付相应对价未作进一步规定。一般认为,取得提单不一定必须支付相应对价,持有人当然无需证明其取得提单支付了对价。作此理解与英国1992年《海上货物运输法》的规定相一致,该法即未要求提单持有人应支付相应对价。故对被告的此项抗辩不予支持。
        
        二、无正本提单提货不构成不当得利
        
        二审的判决结果正确,但该判决简单地认为合法持有提单即享有货物的所有权,被告无正本提单提取货物即构成不当得利,其对案件的定性和作出判决的理由错误。
        
        1、持有全套正本提单不等于拥有货物所有权
        
        在国际贸易中,卖方为尽早获得合同约定货款或出于融资目的,取得承运人签发的提单后即向银行贴现或质押提单取得贷款是很普遍的。虽跟单信用证支付方式下的提单出质或贴现较为常见,但在承兑交单支付方式下的提单并非不能质押或贴现,因此韩国银行在提单上背书属正常现象。虽然提单是物权凭证的传统观点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但笔者坚持认为在一定的条件下,提单可成为所有权凭证。合法持有提单并不意味着就享有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有权,提单成为所有权凭证应满足下列三个条件:(1)提单的转让人必须有权转让提单;(2)提单通过背书转让或交付转让时,货物必须在运输途中,即货物仍为运输的目的而在承运人的控制之下,未合法交付;(3)提单转让时当事人必须有转让提单项下货物所有权的合意。 [2]国际贸易的习惯做法及本案查明情况判断,银行虽依托运人的背书取得提单,但银行并非贸易合同当事人,双方无转让提单项下货物所有权的合意,一般的说银行持有提单不以拥有货物所有权为目的,故当银行再次以背书形式将提单转让给原告时,双方无转让货物所有权的合意。故此时案涉提单至少因缺乏转移货物所有权的合意而不构成货物所有权凭证,持有提单不等于拥有货物的所有权。作此理解符合我国的法律规定,《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规定,按照合同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取得财产的,财产所有权从财产交付时起转移,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该规定表明,我国民事立法不承认物权行为的独立性和无因性,标的物的交付是否发生物权或权利变动,取决于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在我国当事人的合意也是货物所有权转移的法定必备条件,只有当双方当事人有转让货物所有权的意图并就货物所有权的转移达成一致时,才有可能发生所有权的转移。因此,以现行法为依据,从所有权的角度分析,原告非提单项下货物的所有人。而二审法院作出不当得利判决的前提是原告是案涉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有权人,故该判决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
        
        2、无正本提单提货不构成不当得利
        
        假定原告是案涉提单项下的货物所有权人,被告取得货物的也不构成不当得利,二审判决以不当得利为依据也是错误的。我国民法理论一般认为,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与所有权返还请求权不能两立,存在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时,原则上不成立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换言之,受害人能够基于所有权请求返还时,原则上排除不当得利制度的适用。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排斥不当得利请求权的观点,与我国民法的有关规定相吻合。如《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及《经济合同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财产返还就是基于所有权产生的。 [3]审判决在认定原告拥有货物所有权之后,认为被告取得货物未给付相应的对价,应向原告返还货物,该判决和我国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与所有权返还请求权不能两立的民法理论相违背,二审法院若认为原告是所有权人则应依据所有权返还请求权作出被告返还货物的判决。
        
        随着民法理论的发展,在所有权返还请求权之外,发展了所有物之占有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从根本上承认所有权返还请求权和不当得利请求权之竞合。 [4]该观点认为,占有并非一项权利,而是构成一种利益,占有的取得即标志着占有人取得具有财产利益的法律地位,即使受害人对占有物拥有所有权,占有人对占有利益也构成不当得利。查《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的规定,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该规定表明,我国现行立法把占有限缩规定为所有权的一种权能,即占有权。而占有是一种利益,不是一项权利的论点是所有物之占有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理论基础。可见,依照我国的法律,所有物之占有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没有法律上的根据。因此,既使再次假定原告拥有货物所有权,被告在无对价取得货物的情形下,也不构成所有物之占有不当得利,不应根据不当得利判决被告厦友公司返还货物。
        
        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得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根据该规定,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有四:一方获得利益;他方受有损失;利益和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利益的取得没有合法根据。何谓损失法律未作进一步规定。一般的说,损失系指因一定的法律事实而使其财产总额减少,既可以是积极的减少,即现有财产的减少(直接损失),也可以是财产的消极减少,及财产本应增加而未增加(间接损失)。由于不当得利制度的理论基础是衡平观念,故其功能在于让受益人返还没有法律根据的利益,而不在于填补损害,所以,不当得利制度中所称损失应和赔偿损失的所称的损失有所区别,对不当得利中所称的损失应作宽松的理解。但既便如此,根据现有的证据,不能断定本案原告受有损失。原告作为承运人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若不能及时收回正本提单,则面临正本提单持有人的索赔,当然,这种索赔在时效期间内仅是一种可能性。但本案原告在无单放货后的一段时间内即取得全套正本提单,也就是说,原告不可能再面临正本提单持有人的索赔,至于其是否是在赔付正本提单持有人或承担某种责任(即受有间接损失)后方取得全套正本提单,无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其在上诉时称承运人与银行达成某种协议后取得提单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故原告未遭受损失,被告构成不当得利的要件不具备。
        
        综上所述,被告提取并占有货物不构成不当得利,原告在上诉时提出的被告无正本提单提货构成不当得利的主张没有根据,不应予以支持,二审不当得利的判决根据是错误的。
        
        三、无正本提单提货侵犯了承运人对货物的占有权
        
        1、案涉提单项下货物未合法交付,承运人对货物拥有占有权
        
        我国《海商法》第七十一条规定,提单是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承运人应根据正本提单交付货物。基于托运人向承运人托运货物这一委托行为及为实现货物运输合同的目的,在货物合法交付前,承运人有权且必须占有货物。上已论及,我国现行民事立法把占有规定为所有权的一种权能,即占有权。所有权的四项权能均可与所有权分离,从承运人接收货物时起至其合法交付货物时止,承运人对货物享有占有权。这种占有权受法律保护,不容他人的不法妨害和侵犯。本案承运人交付货物不符合法律规定。盛友有限公司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指示承运人在厦门港的代理人厦门船代无单放货,但该行为不构成承运人电放货物。因船舶运输速度的提高,在一些较短航线上,如我国港口与日本、韩国港口之间的航线,往往出现货已到港而提单尚在流转途中的情况,为了让收货人年尽早提取货物,出现了电报放货的形式,即在装港,托运人将全套正本提单交给承运人随船随货,并指示(一般是以书面形式)承运人把货物交给收货人(往往是记名提单上的记名收货人),等货物到达卸港后,由承运人以传真或电报等通讯方式通知其代理人无单放货。本案承运人并未实际控制提单,而通知其在卸港的代理人无单放货,显然不属电放的范畴。电放是提单物权凭证效力消灭的原因之一的提法不确切,更不用说,本案不是电放,因此,对特贸公司在上诉时所提出的案涉提单已丧失物权凭证效力的抗辩不予支持。《海商法》虽规定应凭正本提单交付货物,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收货人出具保函提取货物,承运人凭保函放货,只要双方均是善意的,这种提货和放货方式也受法律保护,但本案被告在提取货物时并未出具保函,故承运人在无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将货物交给特贸公司是一种不法行为,货物未被合法交付。在货物被合法交付之前,承运人对货物享有占有权。
        
        当然,原告所持提单虽不表明其拥有货物所有权,但一般的说,正本提单至少表彰货物的占有权,提单一经签发就具有这种特定的效力,不因当事人的约定而随意改变。作为正本提单持有人可以主张提单货物的占有权,从承运人是正本提单持有人的角度出发,我们也可得出本案原告对案涉货物拥有占有权。不过,若从这个角度认定承运人享有占有权不具普遍意义,因本案承运人正好持有提单。
        
        2、两原告无正本提单提取货物侵犯了承运人对货物的占有权
        
        上已论及,承运人在提单项下的货物合法交付之前对货物享有占有权。这种占有权受法律保护,不容他人的不法侵害和妨碍。本案承运人无单放货违反了法律规定,两被告显然不能依承运人这一不法行为而具有取得提单项下货物的权利。两被告在提货,既未支付货款,也未承兑赎单并将提单交承运人,该行为清楚表明其是在明知无权提取、占有货物的情形下实施了提取、占有货物的行为,具有主观恶意。具体而言,特贸公司无正本提单,且未出据提货保函,虽有盛友有限公司的传真在先,依法无权提取货物,却直接从承运人代理人处提取货物,且对盛友公司的第二次还货传真置之不理,可见,特贸公司在明知无权提货的情况下提取货物,已侵犯了原告对货物的占有权,不应支持特贸公司在二审时关于其仅是代理人,未支付货款系厦友公司责任的抗辩。特贸公司提取货物后将货交厦友公司,虽有友人公司的传真在先,但此时应正确区分运输法律关系与贸易合同关系,友人公司作为托运人无权指示贸易合同中的买方无正本提单提货,厦友公司在明知无权占有的情况下直接、持续地占有货物,与特贸公司共同侵犯了承运人对货物的占有权。故本案应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占有权回复请求权为根据判决两被告付连带责任返还提单项下货物。
        
    【注释】
      
    [1]参见郭瑜著:《提单法律制度研究》,第117-118页。

    [2]参见胡正良等:《对提单物权凭证功能的再思考》,载1996年《中国海商法年刊》。

    [3]参见王家福主编:《中国民法学.民法债权》,第575页。

    [4] 参见皱海林:《我国民法上的不当得利》,载《民商法论丛》第五卷。

    【出处】
      载《判例与研究》2000年第1期,并入选《活的法律》,商务印书馆2001年11月版
    【写作年份】2000
    【学科类别】民商法->海商法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咨询答复 | 收藏本站
    沪ICP备08014929号,网站专家联系方式:熊志坚律师,13818335608 (9:00-17:30),Email:scoxiong@126.com网站建设楚华科技提供,访问记数:
    国际贸易法律信息网 版权所有 ©2007-2008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违反,追究法律责任